AD
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谁该查处假书记徐跃艾的“诈骗罪”?

[2018-11-19 16:01:16]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近日,一篇《安徽临泉:徐跃艾自称副书记,诈骗耍流氓有底气!》的文章在媒体和微信圈广泛传播,文章主要讲述了自称“临泉县城关镇副书记”的记徐跃和在临泉县行政服务中心工作的儿

近日,一篇《安徽临泉:徐跃艾自称副书记,诈骗耍流氓有底气!》的文章在媒体和微信圈广泛传播,文章主要讲述了自称“临泉县城关镇副书记”的记徐跃和在临泉县行政服务中心工作的儿子徐岩涉嫌违法经商和诈骗巨额财产事实。随后,又有义愤填膺的“快手”写出《临泉县城关镇假书记徐跃艾诈骗耍流氓的底气从何而来?》,文章一针见血的指出:“对违法者的听之任之,就是对违法者纵容!”

显然,这句话的含义就是:临泉县有关部门对“假书记”徐跃艾的诈骗行为态度比较含暧昧,有庇护的嫌疑。

问题真的如此吗?

这还要从事情的本身说起:

首先徐跃艾对外自称是临泉县城关镇副书记,但,实际上并不是,只不过是临泉县城关镇的基层工作人员,这是构成诈骗的前提;其次,虚构湖北荆门养牛场建设工程项目,并称是临泉和荆门两地政府合作建设项目,经过核实并无此项目,也不存在临泉和荆门两地政府合作,这是构成诈骗的关键;再次,借助父子俩在政府工作的身份,编造虚假项目恶意向不明真相的当地人筹资借款,并且拒不偿还,对借款人造成实质性伤害,这是构成诈骗的事实;最后,对借款人当众辱骂和恐吓,这是构成诈骗的延续。

通过事情的回顾,可以清晰看到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一个是徐跃艾自称“副书记”;第二是借助“副书记”身份诈骗。

不论徐跃艾到底是不是书记,公务人员这一点是肯定。也正是由于他是城关镇人民政府公务人员这个身份,才会取得当地居民的信任,这是最基本的前提。其次,他自称 “城关镇副书记”,并且给艾亭镇居民李俊说是“书记”,对于体制之外的人来说显然带有很大的蒙蔽性。

徐跃艾在临泉县人民政府公布的城关镇工作人员一览表的情况

正是在这个基础之上,他和他儿子编造的谎言,自然带有很强的“可信度”,加上他说是“是他儿子徐岩通过临泉县政府和湖北荆门市政府合作的获得的万头养牛厂建设项目”,这种“借力打力”的方式,显然带有很强的迷惑性。

说道问题的根子上:公务员身份是徐跃艾诈骗成功的核心要素。

那么,谁该查处假书记徐跃艾的“诈骗罪”?

很显然,临泉县纪委责无旁贷!

首先、徐跃艾是临泉县城关镇人民政府的公务人员。他是借助这个身份诈骗成功的。

作为一个政府的公务人员,自编自导“副书记”、“书记”的身份,是否属于纪委监管吗?

其次、徐跃艾借助公务人员插手承揽工程。且不说“养牛场项目”是不是真的,《安徽临泉:徐跃艾自称副书记,诈骗耍流氓有底气!》一文中举报人之一陈建付介绍,他认识徐跃艾就是因为他给徐跃艾的修路工地干活认识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政府公务人员经商是否属于纪委的监管范围?

最后,徐跃艾本人是临泉县城关镇党员干部,党员干部违纪经商、违法诈骗是否属于纪委监察的范围?

如果,徐跃艾不是城关镇“副书记”,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会居民,他是不存在“违纪经商”,更不可能在当地通过莫须有的“项目”诈骗成功!

责任在谁?

当然,徐跃艾本人承担重大责任,但是,难道作为对政府党员干部监管的专门机构——监察局、纪委没有责任吗?

治国要治党,治党必从严!因此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改变执纪不严、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现象,完善各种监督形式和监督机制。

这些耳熟能详的词语说给谁听的?谁又该查处假书记徐跃艾的“诈骗罪”?

难到说“欠钱不还找法院”是临泉县纪委对党员干部应有的态度?

临泉和全国人民会拭目以待!

  转载来源http://www.piaomiaozxw.cn/html/6623.html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