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村民冒死实名举报 村霸支书涉贪

[2017-06-23 13:59:35] 来源:重播新闻网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中华时报/中华新闻通讯社讯】(记者 梁培发 北京报道)在全国许多农村,集体经济不景气,三农问题日渐严重。如果负责落实国家相关政策的村官出现贪腐中饱私囊,广大农民的日子将

\

【中华时报/中华新闻通讯社讯】(记者 梁培发 北京报道)在全国许多农村,集体经济不景气,三农问题日渐严重。如果负责落实国家相关政策的村官出现贪腐中饱私囊,广大农民的日子将更是雪上加霜。日前,一件发生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的村民实名举报遭受死亡威胁的事件引起关注,记者前往当地进行采访并发回报道。

煤矿采空区塌陷获赔引发上湾村村支书郭快乐系列贪腐嫌疑

事件发生地位于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的上湾村。该村地底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神华神东煤炭集团在内蒙的十一个矿井中的补连塔煤矿和上湾煤矿就在该村。这两个煤矿从2002年开始开采,十几年来,上湾村的地底下已被掏空并发生塌陷,造成全村大面积房屋损毁,土地沉陷无法耕种。最严重的一次塌陷发生在2009年,直接导致上湾村郭家圪台社160孔窑洞及晟荣选煤厂塌陷损毁,现场俨然发生地震后的废墟。

\

2010年,时任上湾村村支书郭快乐代表上湾村,与当地某煤炭集团签署了一份补偿协议,并以其控制的晟荣选煤厂的名义,领取了当地某煤炭集团的塌陷补偿费2800万元。记者据悉,这笔补偿费除被有关部门评估为1600万元的晟荣选煤厂,还含有被损毁的160孔窑洞的补偿,可蹊跷的是,上湾村郭家圪台社170多人都没有领到分文补偿费。

\

该煤炭集团支付的这笔高达2800万元的补偿费,其中的1200万元究竟去了哪儿呢?除了时任村支书郭快乐有推卸不掉的贪腐嫌疑,是否还有其他领导存在利益输送?记者不得而知。

有村民透露,郭快乐未经村委会和广大村民同意,将980万元集体资金挪用于全村六个社都不认可的上湾村集体企业的乌兰木伦食品加工园区内的各种名义开支。知情村民向记者举证,当时食品加工园区因为长时间无钱支付员工工资,都对他们开具了工资欠条。后来,这笔980万元的资金到账,在支付了拖欠工资后,郭快乐又把所有员工手里的工资欠条通通收了上去,却并没有当场撕毁。据知情村民说,他这是拿这些工资欠条重复冲账,涉嫌中饱私囊。

\

记者在乌兰木伦食品加工园区门口看到,占地大约20余亩砖墙彩钢结构的园区,空无一人,显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郭昌手拿一张摁了手印的《郭家圪台社上湾煤矿塌陷搬迁付款表》对记者说:“我社20户人家115人共应得塌陷搬迁费192万元,可郭快乐在2014年1月28日支付了一半费用96万元后,至今三年多,他总是以村里无钱为由搪塞,拒绝支付剩下的96万元。我认为他这是明目张胆的中饱私囊。”

记者在采访中还获悉,郭快乐除了上述贪腐嫌疑,还有几起事件难逃干系:

2013年12月,郭快乐背着郭家圪台社,以上湾村上湾社、郭家圪台社两个社,与上文指出的当地某煤炭集团公共关系部签署了一份按年度供炭款协议。该协议涉及款额160万元,一次性付清。

截止记者发稿时,郭家圪台社应得的50多万元分文未得;

2014年5月21日,上湾煤矿排矸场征用郭家圪台社土地,其中一项上湾村集体收入79.88万元去向不明;

2015年10月,上湾煤矿矿井着火,郭快乐指定其子郭小鹏施工,郭快乐承诺支付郭家圪台社施工占地补偿费4万元。然而,48万元工程款结清后,这笔4万元施工占地补偿费并没有到账。

郭快乐父子对实名举报的村民发出死亡威胁

在采访中,实名举报村民代表郭昌对记者透露,郭快乐在任村支书期间,工作作风一向独断专行,强悍霸道。从换届选举到土地征收,从各项补偿到集体土地使用、开发建设等大事小情,郭快乐大搞一言堂,其他人无权过问。各种补偿标准,他自己定,全村六个社,标准各异。到每个村民,他更是执行亲疏相差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标准,对持不同意见者,干脆以各种理由分文不给。村民们对这位“村霸”支书,大都是敢怒不敢言。

\

郭快乐的选煤厂

\

郭快乐的汽配城

\

郭快乐的物流企业

郭昌对记者介绍说,上湾村地处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煤矿富集区,20年来,开矿征收土地、修建道路、建设煤场以及因采矿导致地面塌陷房屋损毁、村民搬迁等各项补偿,资金往来相当巨大。时任上湾村村支书的郭快乐多年来只手遮天,独断专行,村里所有财务、账目由他掌管,已经20年从没有公开过。

2015年4、5月份,上级纪检部门对郭快乐展开调查,可一场突发的“火灾”将郭快乐村支书办公室里的许多账目烧毁。蹊跷的是,这场“火灾”连办公室的门和办公桌都安然无恙,更别说殃及其它办公室了。

年逾花甲的郭昌表示,自己走上实名举报郭快乐贪腐的上访之路,一部分是源于自家三个兄弟40多间住宅及猪圈、羊圈、马圈等财产因为塌陷严重损毁未获赔偿,大部分是为了上湾村绝大多数群众的利益。作为当地某煤炭集团的退休职工,郭昌本可以安度晚年,可他为了正义,义无反顾地实名举报郭快乐肆无忌惮地贪污挪用村民、集体资产。如今,他受到郭快乐及其子郭小鹏的死亡威胁。

郭昌对记者说:“我不怕死,但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要留着这条命与他们斗。”

为了躲避郭快乐父子的死亡威胁,他和老伴几乎不在村里生活,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每个地方呆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一天。

实名举报村民代表们的困惑

记者获悉,2017年4月2日,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纪委书记张战飞召集上湾村主要干部,宣布郭快乐因违纪而开除党籍,并免去其上湾村党支部书记一职。

然而,令包括郭昌等实名举报者在内的上湾村全体村民困惑的是,郭快乐虽然被“双开”,但目前上湾村与政府、企业的重要开发项目仍由他负责,村里的所有事情还是由他说了算。乌兰木伦镇党委、政府如此重用已被“双开”的郭快乐,其中缘由,不仅村民们困惑,记者也是百思不解。

有关该事件的进展,记者将进行关注并跟踪报道。

\

(实名举报代表)

\

原文链接:http://www.zhongboxinwen.com/shehui/shyf/963.html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