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连云港一酒店遭遇海关“大嘴”官员吃住不给钱

[2017-06-20 17:53:40] 来源:国际网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来连云港投资几百万承租装璜营业连云港海观大酒店,本想挣钱养家糊口没想到却陷进了海关“大嘴”官员的口中!”江西人来连云港承租海观大酒店老板方某某向北京记者欲哭无泪

“来连云港投资几百万承租装璜营业连云港海观大酒店,本想挣钱养家糊口没想到却陷进了海关“大嘴”官员的口中!”江西人来连云港承租海观大酒店老板方某某向北京记者欲哭无泪地说:从2011年到2016年这五年间,连云港海关官员在海关大酒店公款吃住近六百万元,除去抵充酒店承包等费用外,连云港海关官员还欠他们吃喝和住宿等费用180余万元赖帐拒付,期间某关长面对讨债人说:这么多费用以不好出帐为由拒付。然而,当记者将这一情况向连云港海关上级主管部门南京海关实名举报后,南京海关纪委说:关长住宿费用不属于个人腐败问题,这笔费用应该由连云港海关机关管理中心支付。关于其它涉官员腐败问题他们近期将派人调查。

图片1.png

阴阳合同的背后

2010年,连云港海关将业务楼的裙楼6000多平米的物业出租给方某某等人经营酒店,当时按每年132万发包。合同期限5年,合同约定酒店装璜改造和硬件建设由方某某等人负责,期满不续租按折旧价由连云港海关赔付。另外,连云港海关按照合同约定,在方某某承租的海观大酒店消费,双方按照消费抵冲承包费,多退少补的原则结算。合同签定后,方某某按合同经海关领导同意,600余万元用于酒店门头改造和酒店内外装璜并购置了新的电梯等硬件设备,同时按海关领导要求:给予关长和南京海关巡视员单独高标准装璜了两套豪华客房为其长年租住用,按协议价收取房费。期间,还按领导要求,专门为其房间购置了高档用具:几万元跑步健身机械和万元高档蚕丝被和几仟元观赏鱼柜,房间配有专人清洁员和干洗服务,每天还要为其购买时鲜各种水果供其享用。没想到了2014年,连云港海关说是要应付上级海关纪委巡视检查,重新和海观大酒店等人又签署了一份关于海观大酒店承租合同,同时又伪造了一份虚假的海关机关服务中心与海关大酒店物业管理合同。新承租合同期限同样5年,从2011年到2016年止,年租金按20万元上交,同时又伪造物业费管理合同,另每年上交海关物业管理费40万元。期间,连云港海关领导劝说,为了配合海关应付上级检查,以海关先行向所在地法院起诉酒店拖欠承包款和物业管理等费用共计80多万元,当时海关领导口头承诺说,这个仅是走一个形式,酒店股东经商量认为反正和海关每年都有往来帐凭证,双方帐务还没有结清,下面还要需要和海关长期合作,所以就按海关要求出庭应诉,结果是海关理所当然获得胜诉。然而,合同期满后,连云港海关以中央有文件,国有资产不得向外出租营利为由而终止了和海观大酒店的优先续签承包权利,欲通过法院以海观大酒店拖欠承包费和物业管理费等为由申请收回酒店。为此双方发生纠纷,方某某要求连云港海关和酒店按合同将拖欠的吃喝和住宿等费用结清,并按约赔偿装璜装修和电梯等硬件设施折旧费用,海关又以不好出帐等种种理由拒付,让方某某等人将装璜和电梯等设施拆走,遭到方某某等人的反对,现海关强行对酒店采取了断水断电,方某某等人在被逼入绝境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北京新闻媒体求助,希望通过媒体实事求是的报道,来引起上级部门领导的重视,尽快公平公正的处理好这一事件,并依法查处海关贪腐官员,还人民一个公道。

海关官员百万元包住酒店引热议

据方某某说:从2012年到2016年,连云港海关某关长和南京海关巡视员在酒店包租两间豪华套房居住长达4年6个多月,仅住宿费用就有120多万元,另外还有每天为其购买的时令进口水果和干洗衣服等费用,至今一分钱都未付。期间,海观大酒店等人多次向海关讨要这笔欠费,均被拒绝。记者就此采访了连云港海关夏副关长,夏副关长说:这两间套房是普通客房,不是豪华客房,是海观大酒店自愿提供给关长和南京巡视员居住的,关于装璜和电梯等设施折旧补偿问题,叫方某某可以拆除去卖好了,这笔费用海关也出不了。

南京海关:记者采访和反映问题遭阻拦

针对方某某反映的连云港海关所存在的问题,记者前往南京海关采访和向纪检部门反映问题时,没想到遭遇到了南京海关门卫工作人员的刁难,门卫先问记者找那个部门领导,没有预约不得进门,他们也无义务帮联系。期间记者向门卫出示了新闻记者证,要求帮联系负责新闻宣传或纪检部门均遭拒绝,并強行让记者离开值班门卫室,并粗暴地说:北京记者有什么了不起,这儿是南京海关就不让你进咋的,该去哪告去哪告!就这样记者被海关门卫和多名海关保安赶出了门外,双方争执了有半小时,后来从海关办公楼出来了一名干部,询问记者是来干什么的,记者如实向该名干部说明了来意,并让他审看了新闻记者证,不一会这名干部联系来海关纪委、宣传处和新闻发言人,记者才得以进入海关办公楼,但当他们了解记者的来意后,以记者没有单位采访函为由婉拒了采访。期间记者以实名举报连云港海关某关长涉嫌腐败问题,南京海关纪委一名姓赵的干部十分重视,并详细了解情况并做了笔录,就连云港海关关长和南京海关巡视员长期包住酒店一事,赵主任说:这笔费用应该由连云港海关机关服务中心负责结算,不属于关长的个人腐败问题,对于记者举报的二份阴阳合同和海关官员涉嫌从酒店洗钱问题,他们将尽快派人调查落实。

目前,记者接到方某某电话说:连云港海关机关服务中心领导仅就海关关长和巡视员的两个套间住宿费用问题,电话以个人名义让算下帐,他好向领导汇报看怎么处理好。对过去的来往帐目和酒店装璜改造和电梯等设施折旧补偿问题,他说这不是他能解决的事,何况根不就无法解决得了。关于连云港一酒店遭遇海关“大嘴”官员吃住不给钱事件,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报道。(青瑜.永锋.东东)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