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国有煤矿遭遇“围堵”之困恐面临停产 律师称可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2017-06-16 17:52:05] 来源:市场信息报 编辑:admin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数十辆车封堵运煤路  运煤路被堵的严严实实  煤场存煤已高出围墙  煤矿排水沟被人为封堵  麦田青苗被淹  市场信息报讯 2017年6月14日,山东单县李田楼镇陈蛮庄

\

  数十辆车封堵运煤路

\

  运煤路被堵的严严实实

\

  煤场存煤已高出围墙

\

  煤矿排水沟被人为封堵

\

  麦田青苗被淹

  市场信息报讯 2017年6月14日,山东单县李田楼镇陈蛮庄煤矿的大门被50多辆大卡车围堵,其他拉煤车辆进不去也出不来,这些车辆并列四排把进出厂子的路堵了个严严实实……知情人透露,是因为这些车主单方面提高运费且不允许其它运输车辆进入该矿运输市场,煤矿无法满足其要求后采取的极端措施,截至目前,这些车主已经不止一次对煤矿大门进行围堵。

  数十辆卡车围堵煤矿运输路段

  停在陈蛮庄煤矿门前的卡车上都印有“山东国奥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奥公司)”的字样。

  煤矿上的工人介绍,6月13日下午,就有车主陆续开着大卡车驶入矿区大门口唯一的一条运输路段,要求煤矿给他们的运费加钱,且不允许其他运输公司的车辆进入矿区拉煤,这些车主将大卡车并列四排停在煤矿大门口的马路上,堵了个严严实实,其他车辆进不来也出不去,直到6月14日傍晚才离去。

  工人介绍,这些车主都是有组织而来的,从5月26日开始,就多次对煤矿进行围堵,不仅如此,还对矿井两路排水沟进行封堵,致使大量积水不能外排,淹没了周边的农田。

  险些酿成严重后果

  据了解,陈蛮庄煤矿是省属驻地企业,2013年建成投产,隶属于山东能源集团肥城矿业有限公司,是山东省惟一的主煤类为主焦煤的煤田,同时也是单县利税大户。

  陈蛮庄煤矿工人介绍,煤矿大门口的这条马路是矿上唯一一条运输通道,被村民封堵后,生产的煤炭运不出去,造成大量积压,现在精煤已经堆积如山,超过了围墙,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而这条路同时也是一条安全通道,煤矿是特殊作业行业,难免会有突发事件发生,一旦有事,安全通道被堵,后果不堪设想。

  其次,煤矿井下作业,会产生大量积水,如果矿井下积水不能排出,将有可能导致矿井被淹,极易发生安全生产事故。这也就是平时即便工人放假,井下排水、排风设施都不能停的原因。

  而大量精煤积压、井下废水不能排出,陈蛮庄煤矿不得不面临停产,煤矿停产一天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煤矿:拒绝垄断运输引发众车主围堵

  2017年4月,陈蛮庄煤矿与国奥公司就煤炭运输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由该公司将陈蛮庄煤矿生产的精煤运输至外储煤场。

  合作期间,由于国奥公司的长途运力达不到陈蛮庄煤矿实际发运量需求,致使大量精煤无法运送到客户手中,为了维护煤矿正常生产经营,陈蛮庄煤矿有意选择其他运输公司承运,国奥公司得知后通知外储煤场不准向国奥公司以外的公司发煤,客户为了应急,欲直接从陈蛮庄煤矿拉煤,却被国奥公司聚集数十辆大货车封堵了运输路线,除此之外,国奥公司还单方面提出将运费由原来的23元/吨提高到36元/吨,陈蛮庄煤矿认为其提出的是无理要求,无法满足,才致使车主多次对煤矿进行围堵。

  车主:运费太低成本太高才来讨说法

  车主说,他们其实都是附近的村民,当年陈蛮庄煤矿建成后,占用了周边村民的耕地,原本靠种地为生的农民没有了土地就失去了生活来源,本来矿方答应村民集资买卡车可以给矿上运煤以赚取生活费。

  最初的合作是从2013年开始,当时这57辆车挂靠在其他公司名下,今年4月才新成立的国奥公司,车还是这些车。

  据车主讲,虽然从2013年起的15元每吨涨到了2017年的23元每吨,但村民认为还是无利可图,所以前来围堵要求矿方涨钱。

  律师:车主行为或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和强迫交易罪

  对国奥公司围堵煤矿的行为,律师认为: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破坏运输、储存工具、影响商业经营、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均可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另外,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可构成强迫交易罪

  律师还认为,即使是认为矿上给的运费太低,车主的做法已构成了破坏生产经营罪和强迫交易罪,如果情节特别严重,应该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如果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该对带头者处以治安处罚。

  民营公司欲“垄断”国有企业 幕后操纵者是谁?

  据了解,这57辆车新成立国奥公司后,继续与陈蛮庄煤矿合作运煤,但从 5月26日开始,即合作一个多月之后,国奥公司就单方面提出将运费由原定的23元每吨提高到36元每吨,如果不同意就罢运,并且不允许国奥公司以外的运煤车辆进入煤场拉煤,不接受就有组织的大规模对煤矿运输路段进行多次围堵。

  那么,一家仅有57辆车的小型运输公司,注册资金仅500万,竟然敢公然叫板省属大型国有企业,欲“垄断”运输?其幕后操纵者是谁?究竟有什么样的目的?我们不得而知。

  对此,我们将持续予以关注!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